小龙虾加盟店告诉你中国小龙虾简史(上)

周五晚上8点钟,是周玲最喜欢的时刻。告别一周的繁忙,那种即将迎来周末、可以肆无忌惮吃喝熬夜的感觉,让她万分惬意。5月,热风席卷了中国北部地区,感受着37度高温的炙烤,周玲觉得,是适合和相聚的时候了。


她打开手机,查看昨晚下的订单,显示正在配送中,她顺势往冰箱里塞了好几罐啤酒。看着屏幕上红彤彤的小身躯,周玲想,这么美好的夏夜,真的久违了。




漂流


1930年的南京城刚刚迎来黄金时代,夹杂着战争后的狼藉,城内的一切都百废待兴。作为重要的经济枢纽,位于南京下关南岸的中山码头,完全是一派繁忙的景象。


南京国民大会堂 

(图片来自wikipedia@amphylite)


这一天,一只从日本远道而来的红色鳌虾漂洋过海抵达了南京城的港口,终于登上了这个民国时期的特大城市。虽然只能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类脚丫,但它还是挥舞着两只强有力的钳子,仿佛在向这座城市宣誓自己的主权。


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。当时的人们都没有想到,最初的这一次“意外着陆”,能在几十年后的今天带来一个全然不同的时代。


初到南京的红螯虾犹如这个城市的隐形者,在南京郊外的水潭里,它默默的漂流着。百里外的南京市中心在飞速发展,人口规模迅速激增至100万以上,成为中国六大城市之一,但很快又陨落。两者犹如两条毫无关系的平行线,似乎没有机会产生交集。


1960年,隐姓埋名数十载的红螯虾拥有了朗朗上口的新姓名——小龙虾。这一次它不仅仅是郊外的一处风景,更是南京人民餐桌上的一道“风景”,之所以叫风景,还多亏了它中看不中用的品质。


当时还叫南京农学院的南京农业大学刚刚升为全国重点大学,由农业部和江苏省双重领导。钱森就是当时一位南京农学院的学生,种植研究果树就是他最大的爱好。


60年代正是国家最困难的时期,学生温饱都成难题,农村的学生更甚,南京农学院还好一些,有自己的农场、蔬菜基地、畜牧场。驰名长三角的南农烧鸡那个时候连影子都还没有,学生们的任务是在野外找能吃的东西。大部分同学连小龙虾的名字都没听过。


作为一个农业爱好者,钱森发现了小龙虾。但他发现这种生物的可食部分仅占身体的20%,渺小如它根本解决不了人民的温饱问题,不由地摇了摇头。就这样,很长时间一段内,小龙虾还是无人问津。实在饿的不行了,人们也会吃,烹饪方法非常简单,用盐水煮一下。食之太腥,弃之可惜。


又过了三十年,1993年,对医理略有研究的安徽人许建忠,开始对中医学里的药食同源来了兴趣。在当地摆地摊卖调料的他,已经开始把很多中药材掺进了调料里。可惜当地人不太识货,生意不佳。无奈之下,许建忠决定搬家到盱眙县,正式开一家“老许调料店”。



那时,地处淮阴地区的小县城盱眙,水产富饶,夜晚甚是美妙,大排档里人来人往,食客众多。


红赤如丹,形若火龙,还有一对钳子,从长相看小龙虾的确是盱眙夜市里最靓的仔。但由于当时人们烹饪不当,小龙虾身上泛着淡淡的腥味儿,难以下咽。所以,即便当时漂流至盱眙的小龙虾学会了疯狂繁殖,满湖满沟尽是,在夜市里却依旧无人问津


许建忠可能是这种生物命里的伯乐,觉得小龙虾大有前途的他,花了1块2毛钱拎了两斤小龙虾,开火,进锅,把家里有的调理都拿来试了试。当第十三味调料进锅的时候,淡淡的清香伴着浓烈的后味儿袭来,许建忠意识到,成了。


很快,这种香料被推荐到各大饭馆里,食客们一时间懵了,小龙虾还可以这么吃?从此以后,江湖上开始流传着十三香小龙虾的传说。


隔着屏幕都能闻到


许建忠想象不到后来的场景,这次不甘心的调料创新,可以在二十年后的今天掀起一场席卷中国各大城市的小龙虾潮。曾经藏匿于池塘边、芦苇荡间的红色小龙虾,终究能走过繁华的金陵大街、走过江淮县城市井的夜市、走进千千万万个家庭,一如秦淮河边千年传唱的那几只王谢堂前燕一样。



行业信息




四川唐门小厨 地 址: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大墙西街33号 加盟电话/微信:15908102104 邹经理 返回首页
投资有风险 选择需谨慎

小龙虾底料